首页 > 旅游资讯 > 正文

“知青茶场”的客栈

2020-09-11 18:07:03 来源:骄骄网

  雅安这个名字,驴友们再熟悉不过了,它是“最美的景观大道”318国道出成都后穿过的第一座城市。很多朋友做川藏路书时都会提及雅安,因为雅安有“三雅”:雅鱼、雅雨和雅女。而我们来到雅安,却是因为“三雅”之外的“雅茶”。

  “三雅”之外有“雅茶”

  车出雅安市名山区高速收费站,菜叔10年前有过一面之缘的朋友全哥早已在路口等候。他指了指公路上方那座云蒸雾绕的山说,那就是我们此行的目的地——蒙顶山。

  晚上住在临近山顶一家名叫“知青茶场”的客栈。上世纪60年代,来蒙顶山“上山下乡”的知青开了知青茶场,恢复了这里中断多年的种茶传统,客栈主人的父亲就是当年的知青之一。几十年过去,蒙顶山茶的传统得以延续,当年的知青却已老去,知青茶场也已经不在了,如今的“知青茶场”客栈,以另一种形式延续着茶场的生命。

  我们住在“知青茶场”二楼,推开窗户往外看,原本高耸入云的蒙顶山,仿佛都变成了小土丘。青翠的茶园中,一位头戴草帽的老人正哼着歌儿采茶,他便是“知青茶场”的老主人,浑然不知自己采茶的身影已经装饰了我们的风景。

  凌晨5点起床,一起到蒙顶之巅看风景。我们选择了一条名为“天梯”的山间小道,1400多级台阶冲霄而上,两边高大的松树如列队的士兵。我们行走其间,就像在走朝圣天路,又像首长检阅士兵。

  但很遗憾,这“朝圣”和“检阅”都没能进行到底。“天梯”走到一半时,太阳已挣脱云层挂到半上腰,我这以找茶之名看风景的“冒牌”找茶人登蒙顶看日出的希望破灭,而“正宗”找茶人菜叔和李宗舜却嗨到爆,因为他们视线穿过“天梯”两边的松树,发现了树林与云雾中隐藏的大片高山茶园。

  茶园顶上有直通山顶的缆车穿梭,茶树间隙,早起的茶农正采茶锄草,好一派茶山晨光!

  龙虎不言茶说话

  没到山顶已经日出,但丝毫不影响我们继续登顶。因为登山路上不断有新的发现,为我们抽丝剥茧,解开“蒙顶茶之谜”。

  差不多登顶时,路前方出现一座气派的寺庙。在十来棵合抱的银杏树环绕下,金碧辉煌的寺庙显得小鸟依人。

  我们“闯入”寺庙,银杏树下只见茶桌不见僧,寺庙也并未供奉佛像,而是供奉了一个白胡子农夫。走近仔细一瞧,这才恍然大悟,原来农夫名为吴理真,正是史料记载中那个首次栽培野生茶树、奠定了蒙顶山在茶山中超然地位的人,他也因此被视为“茶神”供奉在寺庙中。而这寺庙名为“天盖寺”,便是僧人们品茶鉴茶的地方。

  “要弄清蒙顶山茶,不能不说蒙顶山的僧人。”我想起了前一天我们寻访过的一位名叫杨天烔的茶人说过的话。

  杨天烔是上世纪50年代西南农业大学的高才生,毕业后被分配到蒙顶山,成为恢复蒙顶山茶叶生产的知青。他退休后一直致力于蒙顶山茶文化研究,编撰了一本名为《蒙顶山茶事通揽》的茶书,记载了蒙顶山上僧与茶的故事:蒙顶山向来就有僧人分工制茶的传统,鼎盛时期,山中有30多处寺庙,有的负责采茶,有的负责制茶,有的负责鉴茶……

  如今,人们将最重要的鉴茶职责交给天盖寺僧人来完成,不仅因为这里供奉有“茶神”吴理真,更因为寺后有一汪清泉与几株御茶树。走过寺后蜿蜒的石径,路边突然出现一眼口径约30公分的古井,井名“甘露”。我们欲取甘露井水泡茶,走近了却发现井上压了一龙纹井盖。

  甘露井水有龙纹封印不可饮,继续前行不过百步,眼前出现一个小小的山间盆地,砖石砌起高大的围墙,圈养着几株看似“营养不良”的古茶树。别看这几株古茶树其貌不扬,却是进贡皇帝的“御茶树”。欲进御茶园采御茶,刚要翻身进围墙,就被一双直勾勾的眼睛“盯”上了,原来是一只威风凛凛的石老虎。就像甘露井上的龙纹井盖一般,石虎不言,默默地守护着这片茶园,勾起了茶人对自然的敬畏,见证了蒙顶山茶的历史风云。

  悠长石径远上蒙山巅,石径两旁皆茶园。以前,寺庙的僧人们挑水担柴走过这石径,累了就采一片茶叶咀嚼解困;如今,远来的寻茶者或游客端着相机握着手机,每走几步就取个景发个朋友圈——对茶的爱穿越古今,但却有着截然不同的表现。

  扫来竹叶烹茶叶

  领队菜叔似乎对蒙顶山的寺庙情有独钟,一路开车加步行,又把我们引入了一处名为“永兴寺”的佛家丛林。与其他地方香火鼎盛的寺庙截然不同,蒙顶山的寺庙似乎要把“佛门清静地”几个字进行到底。

  永兴寺始建于西晋初年,虽然几经兴废,如今只剩下几位僧人,但不改千年古刹风范。几株枝繁叶茂的银杏树随风摇摆,飘下的叶片坠落到写有“五峰禅林”四个大字的牌坊上,最终铺在寺门口,只一个照面,古刹禅意立马扑面而来。

  菜叔扰佛门清静,只为寻找一位法号普照的师父。她是这寺庙的二师父,据说种得一手好茶,菜叔心里无僧俗之分,他说,天下茶人一家亲。

  这时,一位身着红色僧袍的藏传佛教师父也跨入永兴寺。师父名叫阿聪,是甘孜州塔公草原上塔公寺的云游僧,虽然汉传藏传佛教派系不同,但进了寺庙就是佛门。

  阿聪师父求法,菜叔问茶,二人同时在永兴寺第二重大殿和普照师父不期而遇。普照人如其名,有着阳光普照般的笑容,正拎着开水瓶从伙房走出。伙房门口贴着一副禅机满满的对联:“,劈碎松根煮菜根。”

  永兴寺是蒙顶山较早修建的寺庙,我们向普照师父求证永兴寺制茶的历史,希望能一窥蒙顶山“禅茶”端倪。

  普照师父笑而不答,只招呼我们吃茶。永兴寺制茶传统悠久,但这传统不幸中断了。普照师父10岁在此出家,做茶20多年,基本上都是自学成材。每年2月到5月,她都会制作一些茶叶,招待远道而来的客人。

  一泡茶下肚,阿聪师父也来了兴致,拿出他云游时化缘来的巧克力分给我们。相同的人总会相遇,而蒙顶山茶,便是为我们穿针引线的媒介。


河南无尘车间 http://1844907.51sole.com
骄骄网